跳到主要內容區塊

【第四十七屆鳳凰樹文學獎專題報導】抱著實驗精神創作 利文曄用詩文點亮生活

成大鳳凰樹文學獎曾孕育許多文壇新星,第47屆得獎名單夏初揭曉。成大新聞中心專訪4位得獎同學,一窺這些年輕寫作者的心路歷程。

 

成大台文所碩二學生利文曄,過往就是文學獎常勝軍,今年他一舉搜刮鳳凰樹文學獎現代詩、小說、散文、文學評論等4個文類的獎項。其中,現代詩作品〈生活〉奪得首獎,成績亮眼,是文學界閃耀的新星。

 

運用光影變化 巧妙營造「時差感」

 

在得獎詩作〈生活〉當中,利文曄以首句「萬物彷彿有聲,彷彿/散去的聲音重新在杯裡凝結」破題,透過具體的物品,實際呈現虛幻的光影變化,也深受評審肯定。談起這首詩,利文曄說書寫視覺是很「妙」的技巧,「我只要給空間一個適當的光,它就可以產生不同的詮釋效果。」隨著透明玻璃杯及書本的影子變化,利文曄在詩中巧妙呈現時間的流動。

 

如同詩中寫道,「室內更光,與外頭是不同的國/之間若有時差,在不同時候」利文曄希望藉由光源,區別現實的複雜環境以及心中的靜謐空間,營造像是有兩個不同國度的「時差感」。他在詩中透過書寫「影子」,表現人們彷彿能向後推遲時間,把時間長長地甩在後頭。

 

不過,看似美麗的詩作,靈感卻是來自租屋處那陰暗油膩的廚房。「我想要把這個地方打亮,讓這裡變得不那麼噁心。」他敘述著那個不討喜的地方,語氣含蓄地透露著不悅。然而當談及他如何為該處打入一個明亮的光源時,眼神併發出霎那的光芒,語言高亢起來。這光源,是他的文字。

 

面對殘酷現實 透過文字描繪渴望

 

在利文曄的創作中,大多描繪的都不是他實際上枯燥乏味的生活,而是傳達他所渴望的生活樣貌。採訪過程中,利文曄慵懶舒服地臥坐在椅子上,一如他所嚮往的生活模樣。利文曄說,他常幻想自己活在一個理想情境之中,沉浸在這個思緒裡面。他希望可以悠哉地攤曬在家裡,無憂無慮地生活著,看漫畫、看動畫、看遊戲實況,做些他喜愛做的事情。

 

然而,現實卻不如所願。「生活是殘酷的,我們人每天都會被許多困難追著跑。」作為研究生,利文曄需挑燈夜戰與論文搏鬥。儘管學術研究不妨礙他對文學的熱情,他可以用來創作的時間,確實減少許多。「研究所要讀很多理論類的書籍,但我覺得還算有興趣,也讓我的思考更加縝密。」這種矛盾的心境起伏變化,正是利文曄生活的可愛之處。

 

過去的他,曾經想要寫出情感濃厚、風格強烈的作品,進入研究所之後,利文曄漸漸不設限於某一種風格,而是多方嘗試。無論是在通勤的路上,留意一些有趣的人、事、物,或是遊蕩在文學書籍之間,採擷喜愛的文句,利文曄說,這些都能增加他的創作靈感,讓他利用文字點亮生活。

 

用實驗精神寫詩 挑戰讀者想像空間

 

利文曄從大三就讀法律系時,每年都在鳳凰樹文學獎獲獎,2017年更獲得《印刻文學生活誌》評選為「全國大學青年超新星」。「我覺得投稿,大概就是做實驗的精神,」利文曄嘗試不同寫作手法,透過讀者的回饋與評審的評語,了解作品是否完整傳達了自己的想法。利文曄說,藉由這些練習,他會從中挑選出自己最適合、最想持續創作的風格,並在過程中思考作品在文學史上的意義究竟是什麼。

 

利文曄表示,作家在文學作品當中傳達的情緒,可以從許多角度去切入觀察和領會。例如在〈生活〉這首創作中,不同的人閱讀所領會到的詩中意趣不盡相同,「許多宣傳語目的是如何讓你能夠琅琅上口,或是記憶猶新,而我的作品也有使用旁敲側擊的方式去加深讀者對作品的印象。」

 

透過〈生活〉一詩,可見利文曄用文字改變生活的力量。他以文字做實驗,巧妙地打破一般人認為實驗精神是自然科學才有的思維,嘗試不同手法創造出的效果。利文曄說,能給讀者更大的想像空間,讓不同的人可以自行去詮釋每個作品,是他目前正在努力追求到達的目標。(撰文/校園記者高于鈞 攝影/方子齊)

維護單位: 新聞中心
更新日期: 2019-09-11
瀏覽數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