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到主要內容區塊

【第四十七屆鳳凰樹文學獎專題報導】寫得越醜陋、活得越溫柔 何玟珒用文字跟自己和解

成大鳳凰樹文學獎曾孕育許多文壇新星,第47屆得獎名單夏初揭曉。成大新聞中心專訪4位得獎同學,一窺這些年輕寫作者的心路歷程。

 

通常以家庭為主題的散文都是在描述親情的美好,今年鳳凰樹文學獎現代散文貳獎得主何玟珒在〈父女〉一文中,卻是講述血緣關係裡難以面對的惡。明知父親是父權體制下的受害者,心底仍無法諒解,這份矛盾,何玟珒透過書寫找到答案。

 

不認同 但也只有這個家

 

何玟珒的父親為了負擔家計被迫放棄夢想,如今得以築夢,轉眼就對家人不聞不問。為了減輕母親的壓力,何玟珒讀書之餘還要打工賺取生活費,「現在的社會常常都會說你要去追夢,但是當別人的夢想會影響到你的生活的時候,我還能不能夠很真誠的去說,我支持你去追求你的夢想?」

 

從小到大,除了緊張的父女關係,何玟珒在家庭結構裡還看到許多不合理的事情。「家是永遠的避風港」這句話,何玟珒無法認同,「我無法很寬容的說那樣的生活經驗,對我來說毫無傷害。」直到上了大學、脫離父母的束縛後,時空和情感的距離,才讓她有機會重新思考及檢視自己出生的地方。

 

何玟珒說,上大學後離開家,接觸許多新事物,她才體悟到父親身處父權體制,當初是被迫承擔這些責任,而現在可能還在調整、適應。何玟珒說,自己的家庭或許不是模範家庭,「但我能寫的也只有那個地方。」她很討厭的家,卻為寫作提供了非常豐富的養分。

 

文字賦予力量 站上擂台和父母角力

 

我好奇地問她,不怕家醜外揚嗎?何玟珒說,散文是整理個人故事和想法的工具,應該對自己誠實,所以不避諱如實寫出。何玟珒認為,書寫家庭經歷的過程中,不但可以坦承面對過往,還可以抒發對父母那些複雜且矛盾的情感。

 

何玟珒說,小時候她總會將自己扮演成「受害者」的角色以博取他人的同情,但長大後發現文字能夠賦予力量,讓自己成為一個可以站上競技場跟父母角力的能動者——不會再受社會結構制約,能夠自發行動。「至少在那個瞬間,我會覺得我和我父母是平等的。」在虛構的世界裡,何玟珒獲得了主導權,不再只是被支配的一方。

 

互相傷害 是為了改變現狀

 

「我獲得了權力,但同時我也知道我在傷害別人,至少我傷害了我媽媽。」何玟珒的母親在閱讀她的創作之後,才知道這個家在她心中竟是如此不堪。何玟珒很清楚在她獲得權力的同時,母親因被揭露而成了受害者,這樣互相傷害的過程,卻成了何玟珒和家人間另一種溝通方式。

 

何玟珒藉由文字傳達對「家」最真實的想法,讓母親了解她的感受,也開始調整母女之間的相處模式。「某一些東西要說出來,才可以在現實生活中更好的去面對。」唯有將那些深埋在心中的複雜感受,化為字句呈現出來,它才有機會可以被改變。

 

王爾德的小說《格雷的畫像》裡,主角格雷在現實生活中活得越墮落,在畫裡呈現的樣子就越漂亮。何玟珒認為自己和格雷相反,文章寫得越卑劣、醜陋,在現實生活中,反而能更正面、溫柔的與人相處。透過最醜陋、最誠實的文字,何玟珒徒手解開家庭中的結,與自己和解。(撰文/校園記者黃品慈、攝影/方子齊)

維護單位: 新聞中心
更新日期: 2019-09-11
瀏覽數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