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到主要內容區塊

校園聽打員的形之聲 代替聴損生的耳朵

在大學校園中,「聽打員」是一項特別的服務學習,負責在課堂中即席打字,讓聽損生能馬上了解老師上課講敘的內容,甚至包括當下的環境氣氛。雖然聽損生大多配戴助聽器,同時也會讀唇語,但仍可能在課程中遺漏掉重要資訊,或是無法了解同學們的反應;聽打重視的就是當下的及時聲音,也是另一種傳達訊息的方式,讓聽打員在那兩、三個鐘頭內代替聽損生的耳朵,將課堂上的聲音打成文字,聽損生看著電腦螢幕便能一目瞭然。

中文系二年級的聽損生曹品誠表示,高中時他大多是依靠調頻器來輔助學習,到了成大之後才接觸到聽打員,聽打服務讓他不太需要依靠有限的聽力,可以更輕易地了解老師講課的內容。

成大的聽打服務由學務處心輔組資源教室所提供,今年已邁入第10年,最初是由陳偉倫老師在2007年開創這項服務,他將台北的訓練方式帶到成大,開始招募有興趣成為聽打員的學生進行培訓,第二年開始就建立了更完善的培訓制度,要成為聽打員,須先修習「服務學習(三)校園裡的聽打員」一門課,經過18 週的課程訓練,以及兩堂即席打字的實習後,才能成為正式聽打員。

資源系四年級的聽打員李政翰說,培訓時主要是跟著影片,將聽到的內容打下來,藉以練習打字速度。一開始他以為聽打服務是件很輕鬆的事,直到去實習時,他負責聽打工資管系的課程,課堂上老師中英文夾雜,許多都是他沒有接觸過的英文單字,他只好短暫借用聽損生的課本,馬上把單字記下來,來完成這堂課的聽打,深怕自己打得不夠快,讓聽損生感到困惑。

印象最深刻的,是聽打自己曾經修過的課程,但是過去聽得很習慣的老師,卻在聽打的過程變得陌生,李政翰說:「因為我們是聽力正常的人,所以聽的過程會覺得很熟悉很習慣,可是當自己要一邊聽一邊打字時,才會發現這位老師講話怎麼變那麼快,或是老師講話怎麼變得很小聲。也因為要幫助聽損生,所以要把每個字都聽得更清楚,更不能像平常上課時,抱持著少聽一句也沒關係,得過且過的心態。」

除了更加專注聴課,在課程中不只要聽打老師的教學內容,還要記錄當下的氣氛,否則可能會發生聽損生看到其他人在笑,卻無法融入大家的窘境,所以這也是聽打員必須做的事。李政翰說:「笑話在課堂上是很重要的,聽打員不能不把笑話放在眼裡!所以當老師講笑話時,我會馬上把笑話打出來,雖然聽損生可能會笑得比其他人慢一點,但至少能讓他們了解現在發生了什麼事。」

除了幫助同學所帶來的成就感,聽損生的回饋也帶給聴打員許多動力。地科所二年級的聽打員黃煜甫表示,曾經有聽損生在學期結束時送他卡片和小禮物,除了為此開心,他也感覺到自己有真正幫助到他們。李政翰則提到,老師講的重要事項,如:期中考、交報告等,若發現自己所服務的聽損生沒有反應,除了會將資訊打下來之外,他也會湊到聽損生的耳邊再重複說一遍,每次提醒完後,聽損生也會比出大拇指,給他一個「讚」的手勢。

聽打服務不僅出現在課堂中,在重要會議中也有表現機會,例如成大「新生家長座談會」、「成功登大人」等大型活動中,可以看見舞台左前方的布幕上,有聽打員及時打下的逐字稿,這不只讓聽損生更融入活動,也能讓沒聽清楚的師生,可以藉由字幕了解活動進展。

談到「成功登大人」時的聽打經驗,黃煜甫說,有時校長會問台下有哪些科系,他們會將特別安靜的科系打到布幕上,該系的學生看到後,會從原本的安靜轉為熱情,不僅僅是即席打字,還可以影響場上的氣氛,這也是他當聽打員遇過十分有趣的一次經驗。(撰文、攝影/實習記者柯郁庭 圖片/林佳蓉提供)
維護單位: 新聞中心
更新日期: 2018-12-07
瀏覽數:

登入

登入成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