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到主要內容區塊

成大不分系首屆畢業生 侯智薰、史蕓瑄找到更有價值的自己

成大首屆不分系畢業生史蕓瑄(左)、侯智薰(右)
成大首屆不分系畢業生史蕓瑄(左)、侯智薰(右)
由左至右:蘇文鈺教授、史蕓瑄、侯智薰、王育民教務長
由左至右:蘇文鈺教授、史蕓瑄、侯智薰、王育民教務長
成功大學「全校不分系學士學位學程」今年誕生第一屆畢業生侯智薰、史蕓瑄,原本分別在化工系的侯智薰和生科系的史蕓瑄,都曾經差一點休學,又在即將升上大四時毅然降轉到不分系,在不分系自主規畫學習地圖,創造專屬自己的「不一樣的128學分」,藉由轉系進入跨領域的多元環境後,兩人反而在求學路上走得更紮實。畢業後,侯智薰將赴北京衝刺事業、史蕓瑄則準備踏上非洲教育志業,他們最想感謝不分系的非典型師長,帶領他們「找到更有價值的自己。」

看著兩位畢業生成長茁壯,擔任不分系導師的成大資訊系教授蘇文鈺認為,「不分系提供智薰足夠的空間,幫助他去學他真正想要且需要的課程」;而對蕓瑄而言,可說是「一個迷惘的孩子在不分系找到方向」,欣慰看到她現在進一步去實踐,「相信她可以從中發現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,培養做事的方法,讓下一步得以走得更踏實。」

「成大不分系想提供給學生的,是你對你想做的事情的決心。」蘇文鈺進一步指出,美國普林斯頓等名校近來大幅提高弱勢學生比例,透過教育幫助弱勢學生脫貧,是可以讓社會變得更幸福的方式。「成大不分系給迷惘的學生、弱勢的學生機會,這也是大學最重要的社會責任。」。

身兼不分系班主任的成大教務長王育民認為,傳統的學習制度不利弱勢生,成大不分系除了幫助已經ready的學生,也要幫助過去不被看好的弱勢學生,因此去年特地擴大招收弱勢學生,希望創造社會流動。「任何不被看好的苗,如果可以因為成大而長成健康的大樹,才更能證明成功大學是頂尖的好大學。」

早在2007年即開辦的成大不分系學程,原先僅是為了減少學生選錯科系而實施大一不分系,延後分流,後來因應環境快速變遷,希望培育具有宏觀視野、專業素養、終身學習能力與社會關懷的高科技創新與未來領導人才,於2017年改制為「大一至大四全校不分系學位學程」。化工系的侯智薰和生科系的史蕓瑄,正好碰上這一波轉變,在即將升上大四時毅然降轉到不分系。

如今擅長知識管理、社群營運規劃的侯智薰,曾受邀於TED演講。他笑稱自己受「生存所逼」,很早就開始工作接案、自食其力,很清楚自己要什麼。大三時狂接網路案子,到處講課、當寫手,教簡報技巧、生產內容作知識付費,但工學院的自由時間太少,幾乎搞到自己完全沒時間睡覺,身體快出狀況,動了休學的念頭,於是先轉去管理學院。

後來不分系的出現彷彿那一道光,侯智薰形容,就像是「成為特級廚師之路」,可以自己組合做出想要的那道菜,但相對的,這道菜的成敗不能再將責任推給別人。「過去可能可以抱怨系上教授不認真教書、不負責任,到了不分系,因為菜是你做的,食材也是你挑的,就得要為自己的料理負責。」對他而言此一翻轉反而游刃有餘。

「如果沒有不分系,我會是一個非常痛苦的學生。」曾對教育和自己極其失望的侯智薰說,就讀不分系最大收穫,是遇見一群非典型的大學教授,獲得更多啟發,尤其景仰導師賴明德、王育民與蘇文鈺3位教授,非常願意為學生設想、溝通討論,敬佩他們願意花時間為心目中的教育理念開創新制度,「不分系就是在做一件『創造制度』的事。」

從小獨立自主、幸運地在台灣教育體制下安然順遂、曾經夢想成為生物學家的史蕓瑄,直到升大二經歷校外實驗室實習後,才赫然發現自己並不適合長時間埋頭苦幹的研究環境;於是她把必修退選,跑遍電機、交管、企管、會計、工資管、歷史系去修自己覺得有價值的課程,「很用力地不務正業」,涉足校內大大小小活動,擔任社長、人資長、活動長、志工等等,逼自己挑戰不同事物,但依舊找不到真正的目標,想轉管理學院又不順利,卻意外進了不分系,「好像有人可以支持這樣的不務正業,也讓自己得以重新思考求學的價值。」

她感謝導師舒宇宸經常給予非典型教學,第一次見面,這位數學系教授只拿出魔術方塊告訴她「做就對了!」史蕓瑄也受到關懷偏鄉和弱勢的蘇文鈺教授深深影響,於是開始計劃遠赴非洲擔任教育志工。她覺得不分系的老師很不一樣,對學生很願意聽、也很願意講,不只單向接收或傳遞資訊,也不會避諱談論正反兩面觀點,「沒有料到不分系可以帶來這麼多成長。」

也是在蘇文鈺老師鼓勵下,史蕓瑄的畢業專題從零開始,大膽籌辦「非洲教育志工行」,今年8月將領導10人團隊啟程前往非洲,在ACC阿彌陀佛關懷中心史瓦帝尼分院服務1個月,要教導小朋友雷射切割、攝影等課程。她相信,教育這件事需要時間醞釀,非一蹴可及,但仍希望這次的教育足夠深刻,足夠真正影響某個小朋友。「即便是一個小朋友也好,能因為我們帶來的影響爭取到更好機會,未來就有可能會是回饋當地更好的種子。」(撰文/朱怡婷 攝影/校園記者倪冠雲)
維護單位: 新聞中心
更新日期: 2019-05-30
瀏覽數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