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到主要內容區塊

蘇慧貞校長續任致聘典禮演講全文

教育部朱主任秘書、遴選委員會與續任委員會召集人中央研究院李院士、致詞貴賓台達電子公司創辦人鄭董事長、以及四年前特地南下致送聘書的教育部陳前政務次長、致詞的中央研究院曾院士、馬校長及夫人、翁校長、賴校長及夫人、黃校長、各地校友會會長、傑出校友與名譽博士代表、友校校長好友、各界先進貴賓、以及本校各位老師、同學與職工同仁,大家好:

如同四年前首次接聘的前一晚,昨夜,我幾乎又是一宿未眠,在電腦前重覆檢索資料、一字一句寫成講稿。我牢牢記得,四年前我初落筆時惶惶不安、完稿時卻志向萬千,我深信「真心」和「努力」會帶領我們在風雨中看見天光;從錄影檔案看來,我用了16 分鐘、講了2940個字。四年後,面對著所有在困難中不曾離棄的行政夥伴、所有海內外愛護我有如系出同門的學長姐、所有願意與我深刻分享夢想與挫折的師生、所有相信今天的成大有能力承擔更多創新使命的社會各界,我又該說什麼呢?

著名的高等教育學者柯爾校長(Clark Kerr)在他的著作「大學的功用」(The uses of the university)一書中回憶,在1960到1970年間美國高等教育面臨諸多挑戰,許多人以為高等教育勢必要衰微,柯爾先生當時看著書架上羅列著如以下標題的著作,例如:「混亂狀態的學術界(Academia in Anarchy)、敗退中的學術發展(Academics in Retreat)、混亂中的學術機構(Academy in Turmoil)、美國大學之死(Death of the American University)」他說:「對那些覺得前景黯淡、毫無希望的人來說,我們最多只能說某些好的事情正在發生。對於那些認為凡事都失敗的人來說,我們可以說,事實上,事情正在往成功的路上。對於那些只看到問題的人來說,我們反而可以說他們已經看見各式改變的可能」。

過去幾年,臺灣的高等教育確實經歷了前所未有的衝擊,無論是大學的治理、平均註冊率的不足、外籍學生在臺的學習規範,甚至與產業界合作的範疇與成果分享機制等等,無一不是盤根錯節地衝擊了臺灣高教的日常運作,成功大學自然也不可能豁免於外。但是,問題的發生也給了我們所有的可能。

因為資源的限縮,我們更理解珍惜的必要:對內、量入為出,達成近年來最理想的「可用資金佔最近年度決算平均每月現金經常支出倍數」的最高值;對外、積極爭取,四年來研發產學總金額屢創新高,在全國競爭型專案所取得的經費規模成為標竿。而受贈收入近兩年更以每年10%以上的比例成長,更有幾筆超過一億元以上的支持,大大鼓舞了全校師生。

因為地域的限縮,我們更理解遠颺的必要:我們確實是在臺南的土地上落地生根的成功大學,但是,我們絕對不只是臺灣南部最好的大學。四年來,來自80個不同國家的國際學位生不僅使我們的文化多樣性傲視同儕,學生人數成長比例也居全國首位。同時,與數個當地一流名校合作建構的海外實體據點, 更使成大校園地圖開展了全新的風貌。

因為人才的限縮,我們更理解培育的必要:區域失衡既是存在的背景因素,我們只有著力於校園文化的經營與環境制度的改善來正視挑戰!四年來,我們有令人欣慰的留才率,2018年更一舉在全國總數僅有100名的哥倫布與愛因斯坦菁英人才專案中獲獎超過11位,宣示成大永續發展的優勢基礎。

因為認知的限縮,我們更理解影響的必要:因緣際會,過去四年,我們在城市的疫病時,看見成大醫療的貢獻;在突發的震災中,看見成大科技的力量;無論是獨步全國的「踏溯臺南」通識課程、世界頂尖的基因序列解密、整合理論與實務的量子科技,從教學設計、研究產出、到發明的轉譯,我們積極地回應大學的社會責任,因為,88 年前臺灣期待「臺南高等工業學校」的設立可以啟動社會創新的希望,88 年後,「成功大學」已經是整體卓越的未來大學!

而未來我們要做什麼?
從深度學習與入世學術使我們的教育躍升;
從高端領域與優質轉譯使我們的研究躍升;
從深耕轉型與啟動新創使我們的產學躍升;
從多元融合與全球聚落使我們的國際躍升;
未來的成功大學還會在臺南,未來的成功大學也會在全球,未來的成功大學更會在無邊界的國度中繼續以教學、研究、實踐社會責任來參與下一個世紀世界文明的建設。因為我相信,「成大人能在全球社群中清楚標記自己的價值,成大人的知識文化與科技發明會在倫理的基礎上關注弱勢的需求、應用社會的發展,進而連結所在的城市、國家以及共同面對的未來」.

最後,我要謝謝多年來給我鞭策、鼓勵和支持的所有前輩先進,所有在學術行政上一起全力付出的同仁,也請容許我自私地借用這個時間謝謝我的父母親,謝謝他們健康、謝謝他們一路以來的陪伴!我也要謝謝我的弟弟妹妹,在公務行程甚至填滿每一個週末的時間表時,是他們不計較地南北奔波,陪伴爸媽,讓我安心,我卻很少大聲說謝謝!

康德曾說:It is through education that all the good in the world arises. 幾個世代的成功大學畢業生無愧使命,他們看似定義了「成功」、其實他們定義的是「價值」!我相信,即使美善的高等教育仍在遠處,如果我們堅定前行,我們終將有如柯爾先生的美好經驗!他在1980 年卡內基委員會(Carnegie Council on Policy Studies in Higher Education)回顧說「1970 年代對高等教育而言真是美好的十年」(the 1970's was a good decade for higher education)。讓大家共同努力!謝謝大家!
瀏覽數: